mg4355手机版 > 新闻中心 > 应做到严格执法,能起到多少治理作用

原标题:应做到严格执法,能起到多少治理作用

浏览次数:163 时间:2020-02-27

用经济手段治霾要回归法治

日前,上海市发布《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试点实施办法》,决定试点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在我国多地冬季雾霾较为严重的情况下,该办法一经推出,就引起了各方广泛关注。

据上海环保局相关负责人称,排污收费分为三个阶段,每个阶段实施不同的收费标准。上海VOCs排污收费试点行业共包括石油化工、船舶制造、汽车制造、包装印刷、家具制造、电子等12个大类行业中的71个中小类行业,基本覆盖了该市工业VOCs重点排放行业。 且根据各行业污染排放占比和配套标准规范制定进程,在时间安排上分从污染到轻污染收费的三个阶段,自2015年10月1日起收费标准为10元/千克,自2016年7月1日起收费标准为15元/千克,自2017年1月1日起收费标准为20元/千克。预计到2017年底可使该市工业VOCs排放总量减少50%以上。 上海市VOCs排污收费试点行业范围表

16日,《上海市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试点实施办法》出台,上海开始试点启动挥发性有机物(VOCs)排污收费。据上海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称,VOCs是形成霾和PM2.5的前提物。上海VOCs排污收费试点行业共包括石油化工、船舶制造、汽车制造、包装印刷、家具制造、电子等12个大类行业中的71个中小类行业,基本覆盖了该市工业VOCs重点排放行业。

浙江 江德斌

有人将此次征收的排污费称为治霾费。针对这一说法,上海市环保局负责人表示,办法中提到的挥发性有机物,是指特定条件下具有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统称,这些挥发性有机物是形成PM2.5的前提物,但并不是PM2.5,因此不能将排污费笼统地称为治霾费。

图片 1上海市VOCs排污收费试点行业范围表

西安晚报发表署名长雒的评论文章表示,雾霾天来袭,对民众生活产生的影响可谓是方方面面的,雾霾治理工作做得怎么样自然格外受到关注。甚至,空气质量状况也成为了城市形象的重要体现,在城市空气污染指数排行榜上,那些排名靠前的城市,压力山大,不仅脸上无光,还要受到民意的鞭策及来自上级的压力。在此背景下,加大雾霾的治理力度,当是各地政府的识时务之举,因此,上海将开征雾霾费,不是不能理解。 然而,和治理其他类型的污染一样,治理雾霾也必须做到对症下药。如果只是拿出收费武器,恐怕效果会难以令人满意,也难免有以罚代管的嫌疑。尽管雾霾的成因复杂,不同地方的主要污染源也存在一定差异,但是在治理上却是有其共性的。显而易见的是,尽管这几年加大了对非法排污工厂的整治力度,但离全面的严格治理尚有距离,比如,前不久华北地区雾霾严重,记者去工厂采访却发现很多工厂的废气处理装置完全闲置,任由浓烟直接排出。而据了解,那些废气处理装置只有等到监管部门来检查时,才会运作起来做做样子。这样的非法排放废气场景,在其他地方绝不鲜见。而在汽车尾气问题上,屡屡爆出的汽车尾气检测作假事件,也让人担忧尾气排放的监管落实情况。 目前,治理雾霾关键是将监管职责真正落实到位。对于非法排放问题,相关法律有相应的处罚和处理标准,如果环保法规的各项条款,能够在执法和监管过程中得到不折不扣的落实,那么治理雾霾才能走向法治正轨,其治理目标才更加可期。 文章称,上海市征收雾霾费,实际上是试图在现有的治理手段之外,另辟一条类似于价格杠杆的蹊径。但问题是,法律所规定的监管责任,监管部门是否完全落实,对于环保违法行为,是否做到了有违必究。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就失去了收劝雾霾费的正当理由。道理很明了,已有法律规定的各项责任,都未能落实,又岂能确保几个部门出台的收费规定就能实现治理效果? 收劝雾霾费显然没有足够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其实,不只是在治理雾霾问题上,在其他诸多公共事务管理中,政府部门首先应该做的,都是将法律规定的各项职责落到实处,对监管不力问题及时进行追责,对违法问题绝不姑息。 文章指出,治理雾霾,需要监管模式发生转变,也关联着污染企业的整改升级,更面临着许多利益阻挠。在此种背景下,严格落实依法治污,才能实现系统和长远的治理。就目前而言,开征雾霾费并没有解决主要问题,远谈不上是对症下药。 关键词:雾霾费

运用经济手段治霾要防止出现双刃剑的效应,不能过度依赖经济手段,进而使得导致雾霾出现的一些问题在治理雾霾的过程中重演,陷入一种十分怪异的困境之中

据了解,上海市发布的《实施办法》强调分步实施:第一阶段从今年10月1日开始,收费标准为每公斤10元;第二阶段从明年7月1日开始,收费标准为每公斤15元;后年元旦起开始第三阶段,收费标准为每公斤20元。所收取的费用将全部专项用于污染治理。试点行业包括石油化工、船舶制造、汽车制造、包装印刷、家具制造、电子等12个大类行业中的71个中小类行业,基本覆盖上海市工业挥发性有机物重点排放行业。此外,上海市还将根据排污者污染治理情况和排放水平,实施差别化排污收费政策。上海市环保局预计,到2017年底,上海工业挥发性有机物排放总量将减少一半以上。

图片 2上海市VOCs排污收费试点行业范围表

□ 杜 晓

上海市环保局综合规划处副处长汤庆合说:收费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之所以分步实施,就是为了给企业治污提供一定时间。同时,政策传递的信号也很强烈:如果企业不治理,收费标准将一步步提高。到2017年还不治理,企业排污成本会大幅上升。

图片 3

上海要收取“雾霾费”了。12月16日,上海市发展改革委、上海市财政局、上海市环保局制定了《上海市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试点实施办法》,试点启动挥发性有机物VOCs排污收费。据环保局相关负责人称,挥发性有机物是形成霾和PM2.5的前提物(12月17日《京华时报》)。

关键词:治理污染

从上图三个阶段的实施行业来看,纺织化纤印染化工染料行业首当其冲,从第一阶段到第三阶段均有涉及。

近年来,雾霾问题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各地都在纷纷探索如何更好地治理雾霾。不久前,多地再次遭遇严重雾霾天气,在这种情况下,上海市收取雾霾费的消息一传开立刻引来一片叫好声。在人们被雾霾弄得晕头转向的同时,对污染企业愈发深恶痛绝,恨不得看到某些严重污染企业立刻大出血直至倾家荡产方解心头之恨。

图片 4

公众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还是要客观理性看待问题。雾霾的成因很复杂,总体来看,与不正确的发展观以及市场经济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存在很密切的联系。正因为如此,运用经济手段治霾的呼声越来越高涨。与一些治霾方面颇具争议的行政强制手段相比,运用经济手段治霾从表面看来具有更多公平公正性,也更加灵活机动,其可能取得的实际效果也比较令人期待。解铃还须系铃人,运用经济手段治霾可算是直接瞄准深层次症结,对于发展也有正向促进作用。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雾霾已不仅仅是一个环境问题,而是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公共问题,运用经济手段治霾要防止出现双刃剑的效应,不能过度依赖经济手段,进而使得导致雾霾出现的一些问题在治理雾霾的过程中重现,陷入一种十分怪异的困境之中。

上海征收“雾霾费”将其他国家和城市容易忽略的挥发性有机物纳入治理视野,收费办法,不仅显了前瞻性,也为未来如何治理和解决雾霾问题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那么既然上海已经实施了雾霾费这一说法,那一向以江浙沪自称的其他两个地区是否也有实施的可能及必要性,为此,平台君也特别查阅了网络资料及咨询了相关人士,给出的答案虽有所不同,但从雾霾的形势及地理位置而言,未来江浙地区的确有实施雾霾费的可能性。 未来江苏浙江地区会不会实施雾霾费? 江浙两地雾霾形势严峻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然而包括苏州、杭州在内的江浙多地市近两年也难逃雾霾的魔掌。据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12月24日消息称,已经持续两年的雾霾天气让江苏、浙江等南方省市也加入了重污染天气的行列,PM2.5浓度严重超标。 另据中新网南京12月23日报道,江苏省环保厅发布消息,今冬首个省级重污染天气黄色预警响应启动,自20日起,该省多城市已经连续数日陷入重度雾霾天气,其中南京市更是出现了“红色雾霾”引起市民恐慌。可以说江浙两地雾霾形势已经相当严峻。 全国各地都将会征收“雾霾费” 挥发性有机物,是形成霾和PM2.5的前提物。所以,挥发性有机物排污费被人们俗称为“雾霾费”。对于很多人而言,收取“雾霾费”或许是新鲜事物,但根据发改委、财政部、环保部出台的《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试点办法》规定,全国各地都将会相继征收“雾霾费”,成为与人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一项收费,雾霾最为严重之一的北京已在今年10月1日就已经开征。 地理位置上上海政策或将辐射江浙 浙地区部分城市与上海均同属于国内经济发达城市,近日又一则关于上海社科院课题组的提议内容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内容是:上海建立包括上海、苏州、无锡、南通、嘉兴、湖州“1 5”区域的大都市圈,借鉴日本经验规划上海大都市圈轨交战略,申办2028年夏季奥运会。这同时也说明如果未来上海实施的政策也可能辐射到这一地区; 但同时也有部分人士指出,上海征收“雾霾费”虽然具有示范意义,但未必所有的城市都能立即模仿。其实有些地方早就调整了排污收费政策,大幅提高征收标准,但行业和企业拖欠排污费相当多,治污成效并不明显。有数据称,去年26省份447家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欠缴排污费共计3.09亿元。 雾霾费对纺织印染化工染料行业的影响 1、长期来看,通过征收“雾霾费” 将柔性倒逼企业转型升级,像上海这样开征“雾霾费”,基本覆盖全市工业VOCs重点排放行业,说明城市已经具备了腾笼换鸟的能力,没有或是再进一步减少这些传统工业企业,对城市经济社会的发展影响不大,更何况上海并不是一步到位,而是分三步走。通过征收“雾霾费”,倒逼相关行业和企业改善工艺、提升节能减排水平,比强制关停、巨额罚款等方式理性柔和得多。 2、短期来看,开收“雾霾费”将增加化纤印染企业的生产成本,加重了企业的经营负担。

在运用经济手段治霾的过程中,政府行为要恪守法律边界。各地政府首先要意识到,出台一些与治霾有关的经济政策或措施是一种手段,而不能本末倒置变成目的。治霾工作实际上是对于地方发展的一种综合考量,如果地方政府手伸得太长,试图从治霾中分一杯羹,甚至出现寻租设租的老问题,那么治霾工作将会走入歧路,也很可能无功而返,越是高喊运用经济手段治理雾霾越不见好转。

图片 5

在调动市场主体积极性投入治霾的同时,监管不能缺失。市场主体之中孕育着巨大的活力,如果合理引导使其投入到治霾工作之中将能够发挥出很大的作用,但是不能为了取得治霾的短期效果,无原则地向市场主体妥协,把监管本职工作抛到九霄云外,以这样的方式治霾代价是巨大的,或许一定时期内会收到一些效果,但却破坏了政治文明和法治环境,得不偿失。

>>>> 人民政协报评论: 重拳治霾的过程,必然要跟进惩处机制,提高违法违规成本。那么试点收取“雾霾费”,就是必不可少的有效措施之一。但这里要厘清的是,企业排污问题,根本在于企业产品生产线落后,产业升级转型的力度不够,设备更新缓慢,这显然在于企业为生产成本计,不想、不愿转型升级,骨子里对更新生产设备、新上流水线存有抵制心理,现实中甚至千方百计跑关系,极尽拖延之能事,得过且过。如此,单纯靠收取“雾霾费”来遏制VOCs排放,就难免有“治标不治本”之嫌,具体操作执行上或许仅仅是“以罚代管”,最终的效果难保证,会大打折扣。 欲从根本上治霾,必须有基于收取“雾霾费”的前置举措,即必须给出企业VOCs排放的具体整改时间表,从而达到“治本”。企业产业升级转型了,设备更新了,切实采取生态环保措施了,VOCs排放自然会降下来,并得到彻底遏制。显而易见,上海试收“雾霾费”分三个阶段,或分三步走,也该基于上述问题的整改本身。 笔者认为,上海市的治霾工作,只有遏制源头,才能取得实效。如果仅仅是“以罚代管”,满足于“一罚了之”,则只会激起社会质疑声音不断。而企业不从根子上整改,政府或有关部门只攥着这一大把钱,也是毫无意义的。

随着雾霾问题的日益严峻,全方位运用经济手段治霾将很可能成为一种趋势。正如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所指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运用经济手段治霾最终还是要回归法治,与法治紧密结合。鉴于雾霾问题的复杂性,合理运用经济手段治霾实际上对于发展模式的变革和转型大有裨益,能够实现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建设有机结合,前提是必须在法治的框架下进行,不能在治霾过程中再度陷入类似于唯GDP的功利化误区。从这个角度看,对于治霾效果的评估也不宜太过急功近利,而是要立足于长远,着眼于解决根本问题,最好是对雾霾治理的实际效果和制度建设进行综合评价。

做到严格执法

征收雾霾费只是治理空气污染的开始,通过经济杠杆倒逼企业加强环保措施,也是发挥政策性的引导作用,需要长期坚持下去,并且做到严格执法,对超标企业的处罚毫不留情,不要再顾忌GDP增长而手软。而且,导致雾霾天气的还有其他因素,比如汽车尾气、建筑施工等,也不能太过忽视,亦要想办法拿出治理方案,将雾霾驱赶走,还市民一个干净清新的天空。

浙江 江德斌

本文由mg4355手机版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应做到严格执法,能起到多少治理作用

关键词: mg4355手机版

上一篇:浙江社科网,中国网络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