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4355手机版 > 新闻中心 > 吃喝漂睹,2012政法干警申论热点

原标题:吃喝漂睹,2012政法干警申论热点

浏览次数:189 时间:2020-03-12

“吃喝嫖赌”这句俗语常用来比喻某些人不务正业的不雅行为,但若将其谐音作为广告语难免不妥。近日,不断有读者向媒体反映,位于河南卢氏县的一个景区打出雷人广告语,将“吃喝嫖赌”改为“吃喝漂睹”来宣传景区的经营活动。(6月11日《大河报》)

【背景链接】

为促进旅游,湖北恩施去年组织“凉民证”活动,今年“凉民证”广告仍见诸路牌,引起舆论的热烈讨论。作为谐音广告,“凉民证”究竟在制造轰动效应还是影响语言生态?勾起历史记忆,“凉民证”究竟是伤害了民族感情还是人们小题大做?

从字面上看,“漂”“睹”无伤大雅,可是把这两个字与“吃喝”连在一起,与“吃喝嫖赌”谐音,且形近,比较抢眼,也容易使粗心人误解,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从而达到宣传目的。这的确是一个容易被人记住的办法,但其副作用却不容小视。

2012年6月以来,重庆多条线路的公交车身上出现了“重庆42℃,利川24℃”“我靠重庆,凉城利川”“热!到利川凉快去!”等广告语,以此推介利川旅游资源。利川市旅游局局长孙福民随后表示,不论广告效果如何,利川“凉城”被大家记住了。

“谐”音广告莫用“斜”了

这是一张堕落名片,直接暴露与这则低俗广告宣传语有关的一系列人员的堕落,包括策划者、主办方、决策者等相关负责人,都将成为人们议论贬抑的对象。旅游宣传广告语的低俗,某种意义上就是始作俑者及相关负责人的低俗,广告宣传语的堕落,就是策划者、决策者的堕落,因此,别以为公众只看到广告语,看不到出自谁之手,但阻挡不了公众的批评、吐槽、鄙视,不知道那些心知肚明的人想到这一层后,心里会作何感想。

言语上的舆论风暴,当然不是自“一座叫春的城市”开始,更不会到“我靠重庆”终结。近日,武汉市民刘先生称:“恩施景区号称要为市民颁发‘凉民证’,创意是谐音于日军侵略时所发的‘良民证’,伤害民族感情!”恩施旅游局表示,这是广告公司所为,与旅游局无关。

北京 叶知秋

这是一个功利标签。主办方为何用这么低俗的广告宣传语?一句话,功利心在作怪,与明星炒作时的脱、露、秀的路径依赖没有二致,目的是博出名、博出位,使用“越堕落越出名”的炒作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包括被舆论炮轰、被网友谩骂、被坊间吐口水等等都不在乎。这一切都是“功利”二字充当动力,是啊,如果没有那么多金钱和利益的诱惑,是不会有人这么干的,毕竟炒作是有舆论风险的。但是,炒作者经过权衡利弊,觉得划算才铤而走险。就此而言,这凸显商业社会的道德约束无力现象,长此以往,不能不令人担忧。

两个广告都引发了争议。前者是因为“我靠”包含着国人皆知的低俗;而“凉民证”戏谑的对象“良民证”,则包含着抗日战争时期,沦陷区中国人民的屈辱和惨痛。

由于能够激发联想、吸引眼球,谐音一直是广告运作的“宠儿”。用得其“正”,自然会为广告添彩加分;但用“斜”了,则往往适得其反、得不偿失。恩施“凉民证”勾起了人们关于抗日战争时期殖民统治的记忆,拿历史耍花活,用民族之殇为商业利益埋单,这样的谐音广告,公众自然不会买账。

道德是最高的社会规范,是约定俗成的,可如今却被兑换或折算成金钱、名利,然后被人无休止的利用、榨取。如果社会道德秩序沦陷,社会耻感丧失,社会价值观也就被颠覆了;而一个是非美丑混淆颠倒,黑白不分,“穷”得只剩下金钱和名利的社会,谁都成不了赢家,因此,对这种现象不能充耳不闻、熟视无睹。

【标准表述】

此前,江西宜春以“一座叫春的城市”为宣传语、湖北利川以“我靠重庆”做广告语,都招来批评质疑。为什么谐音的路上不断有人用汉语的多音多义挑战低俗的想象力?究其原因,是一种“无论好名还是臭名,只要出名就有名”的内在逻辑在作祟,而社会的整体浮躁和各种利益的驱使,加速了广告的低俗化甚至恶俗化。

[观点分析]

有研究表明,在谐音传播中,当两个意思并存时,有敏感语义的会占上风,其不良意义就会凸显。若一味追求轰动效应而忽视了负面效应,片面地追求眼球经济而踩踏受众的认知底线,健康的社会文化和舆论氛围就会笼上娱乐至死的迷雾。管理部门也该管管那些跑出格的恶俗广告,进一步规范广告用语,让谐音修辞绽放出应有的光彩。

“我靠重庆”是不是最牛的车身广告,本身并没有多大意义,相反,其延伸含义才是关注的重点。结合此前的“宜春:一座叫春的城市”的宣传语,可以说,“我靠重庆”的出现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着深刻的社会诱因和群体心理作为支撑,其中又夹杂着对舆论学、公众行为的巧妙掌控。

伤害民族感情属于过度联想

“我靠重庆”的风波未平,“凉民证”的炒作又起。从字面意义看,无论是“我靠”还是“凉民”都无可非议。然而出现在商业广告中的这些字眼却远远超出了文本意义,而异化为一种“生搬硬套”的“谐音挑逗”——尽管有关方面再三喊冤抱屈,却也难以摆脱恶俗炒作的嫌疑。

广东 凯 风

商业社会,炒作促销难以避免;商家逐利,本来无可厚非。但对于商业而言,除了盈利的经济责任之外,还应有相应的社会责任——广告促销不仅不能触犯法律法规,还要遵从公序良俗,这是基本的要求。而切入现实的语境,我们却无奈地发现,炒作早已没了节制和尺度——“泄停封”、“金喜膳”、“中央一套”……只要能招来眼球并产生“围观效应”,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由“凉民证”联想到“良民证”,尚属正常联想,这亦是旅游机构炒作的本来目的。但由此上升到伤害民族感情的高度,并形成一定的舆论风潮,则不能不说是一种过度联想。如果一个旅游机构的“恶俗创意”就能伤害到民族感情,这与其说是我们的民族感情和历史情结深沉厚重,不如说民族感情太廉价、太脆弱。

如果说“我靠重庆”式的炒作是一种不靠谱的“小聪明”,反衬出的是发展的急功近利和心态的浅薄浮躁,带有一定的“娱乐性”色彩;那么,“凉民证”则是以历史的悲剧和民族的痛点作为哗众取宠的道具,已经无法用羞耻和恶俗来形容,直接就突破了最后的耻感红线,是道德、商业伦理和社会责任的沦丧。

苦难历史应当铭记,民族感情应当呵护。否定历史、忘记屈辱、美化苦难无疑是对民族感情的漠视和伤害,但是铭记历史应该有更加自信从容的心态,如果人们在心灵深处坦然面对历史,就会对这种畸变的谐音广告多一份泰然处之,少一些过度联想。动辄上升到民族感情的背后,其实是弱国心态在催化发酵。

[深入分析]

弱国心态“害人害己”,既不能使我们正确看待自己,也不能平等待人。而泛民族感情化的认知方式,使一个具体事件无端上升到民族感情的高度,无益于具体事件的认知评价,实损于健康民族感情的涵养培育。如果不能从这种杯弓蛇影、动辄得咎的弱国心态中走出,无论中国的经济总量如何位居世界前列,我们也很难成为受世界尊重的大国国民。

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各地的形象包装和宣传也会多起来,要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确实需要有特色、有创意,甚至不妨有噱头,这正如前一段“很忙”的大诗人杜甫所说的“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是,“惊人”不等于“雷人”,更不等于急功近利、不择手段地吸引眼球,而不顾文化氛围、公众感受、社会效果,这样的实用主义往往会得不偿失。

@我爱大海:我们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需要在准确表述的基础上去吸引眼球,而不能产生歧义或者通过联想产生歧义。恩施为市民提供旅游优惠本来是一件好事,却因为吸引眼球的广告炒作伤害到国人的民族情感成为争议的焦点。这不仅是做广告需要避免的,各级政府也需要从中吸取教训。

抛开诛心的有罪推断不说,有几个逻辑需要厘清:一方面,任何语言文字都生长于特定环境下,上世纪的纯洁可能就是现时代的放荡。反之亦然。作为个人,你可以不清楚“我靠”与“良民证”的语境,但作为一种公共宣传,没弄清楚语言背景与受众心理就贩卖创意,显然有失职失责之嫌。(中公教育(微博)版权)

@我的平凡:把这件事上升到民族感情层面也许有点小题大做了。但不得不指出的是,商家肯定是要拿这三个字来吸引眼球,制造轰动效应的。

另一方面,关涉城市形象与品质的宣传,不能总是秉持打擦边球的侥幸心理。你抛了个媚眼,还不许人家香艳联想,有人说,这是“我可以骚,你不能扰”的逻辑。但问题是,公共治理与私隐权利当属两个相反的规则——民众可以骚扰公权,但公权决不能骚扰私域——就算你公权一片冰心,只要面目可疑,就得接受公众的“无赖假定”。

@Natienaltheater:恩施“凉民证”是否是日本鬼子“良民证”新版?搞活地方旅游无可厚非,但决不可伤害民族感情和牺牲地方利益迎合某些人和某些组织。

[措施]

@殷伟标_冷眼观潮:文化建设和传承,应从小事做起。商业行为也应受到规范。

国人要自强,广告要慎重,不能拿着民族感情当儿戏,打造一个地方的文化名片,要注意以下问题:

@Xsffxs:发放“凉民证”勾起国民“良民证”、“鬼子进村”的历史伤痕是自取其辱、自虐中的快感。发展旅游借用“凉民证”炒作,有违公序良俗、侵触国民尊严和道德底线。切望:恩施景区不要因“凉民证”擦边“轰动”捂着嘴偷着乐。切记:这是在伤害民族感情。

第一,打造地方宣名片,要注入当地文化和底蕴。在宣传上擦亮一个地方的名片,说难也不难。只要把握地方特点,对接人们的需求,注入文化内涵和底蕴,还是会找到好方案的。打雷人的擦边球,非但打不响旅游品牌,反而会适得其反、弄巧成拙。宜春传说为嫦娥奔月的地方,被誉为“月亮之都”,这么好的题材没有好好开发,却去“叫春”为天下笑,实在可悲;利川位于清江上游,沟壑幽深,夏无酷暑,又地接著名的“火炉”重庆,这么诱人的“凉城”特色没有好好把握,却来“我靠”为舆论批,实在可叹。但愿这样的可悲可叹之事少一些,但愿有文化品质的地方名片能多起来。

@清水一滴可:广告本来就为炒作,有些话幽默与夸张都无可厚非。但有些话会触到民族心灵的痛处,易引起不堪回首的联想,这就让人感觉像吞了苍蝇一样难受。商业广告要有创意,但绝不能以唤起人们难言的痛苦,来吸引眼球。这在国际上都是无良无德的行为。

第二,广告业要以不突破道德底线、不伤害民族感情为前提。发展旅游业,用“出位”甚至有损“国格”来提高景区知名度,其负面影响及所付出代价是惨重的。广告虽然只是一种商业行为,但也应当遵守起码的道德与法律规范,可以吸引公众的眼球,但也必须以不突破道德底线、不伤害民族感情为前提。任何广告不仅要符合国家相关法律及人们的道德标准,而且还应具有艺术欣赏价值。广告作为沟通的艺术,沟通的不单是来自产品功能利益的主张,更是来自某种深层文化心理的认同。否则,即使达到了广告的商业效果,但也出卖了企业的声誉与尊严,尤其是政府部门,更是因小而失大。

@绿色小溪:广告是一门艺术,更是一种文化,而文化就要讲感情、重品位、有思想。“凉民证”与当年日本鬼子为中国人办的“良民证”完全谐音,这就不能不说会伤及人民的民族情感,其所带来的负面宣传效果也是难免的。

第三,地方政府要加强广告宣传监管力度,杜绝有歧义的广告语出现。城市的旅游宣传频频利用谐音搏出位,从利川的低级庸俗到恩施的不良联想,真个是层出不穷。广告宣传不仅担负着为景区扩大知名度的作用,更是城市文化的一部分,此类没有底线的炒作不仅起不到宣传作用,更污染了大众的视听,国家和地方理应加强监管,防止此类事件再度发生。

分享到:微博推荐

本文由mg4355手机版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吃喝漂睹,2012政法干警申论热点

关键词: mg4355手机版

上一篇:掌握治理主动权,_科教成长_好文学网

下一篇:没有了